广州夜场招聘广州夜场招聘

你若盛开,清风自来,余生,不必把太多人请进生命里

  • 电话:
  • 微信:
  • QQ:你若盛开,清风自来,余生,不必把太多人请

余生,不必把太多人请进生命里

圈子不同,不必强融

有人说:“名嘴的动人之处,各有千秋,白岩松晓之以理,董卿动之以情,而窦文涛则是秀之以趣。”

深以为然。

在脱口秀主持人中,无论是沟通技巧、知识储备、还是随机应变的能力,窦文涛算是数得上的。

但窦文涛这人很奇怪,入行三十年,谈话节目播出了上千期,邀请的嘉宾遍布全国各地,可他参加过的交际应酬,却并不多。他总是努力想把自己藏起来,这跟他的父亲很像,因为他的父亲,也是个不喜欢到处串门的人。

有一次,《锵锵三人行》的主编约他一块出去看戏,恰好碰到台里的领导。领导便邀请他戏演结束后,一起访问演出人员。

坐在后排的他,本就不习惯跟陌生人打交道。一听说要访问演出人员,戏还没演完,他就一溜烟跑了。

在录制节目的时候,他从来不跟观众说:“你好、再见”,甚至有人调侃他是“不愿意跟世界打招呼的人。”

生活里,他也是一个很宅的人。没工作的时候,他可以半个月不出门。酒桌上的应酬,也更是见不到他人。

他曾和朋友说,最让他高兴的事,就是一个人宅在家里,做自己喜欢的事。

鲁豫问他:“你在家里干什么呀?”

他兴奋地说道:“读书、看剧、研究字画,我在家忙不过来。”

他的圈子很小,只有几个要好的朋友,没事坐在一起喝茶聊天,赏玩各种青铜器。仿佛生活版的《三人行》,任外界如何热闹喧哗,窦文涛纹丝不动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。

就如村上春树所说:“不是所有的鱼,都会生活在同一片海里。”

勉强融入不适合自己的圈子,只会徒增烦恼。与人相处最舒服的关系,是能够安心做自己。

自媒体作家哈叔曾说:

人这辈子一定要学会在人际关系上做减法,有些人、有些关系没必要去用力讨好的。能将真正值得的人请进生命里,处理好之间的关系,才是人生最大的赢家。

真正聪明的人,都懂得给自己的社交做减法,相处不累,才是最好的社交方式。

余生,别把太多人请进生命里。


与人相处最好的关系,不是接受和给予,而是彼此成就。

作家李尚龙曾说:

如果你自己不强大,那些社交其实没有什么用。只有等价的交换,才能得到合理的帮助。

真正的社交应该是棋逢对手,关键时刻能够助你一臂之力,成就彼此的海阔天空。

真正强大的人,早就戒掉了无效社交。

与其取悦别人,不如活出自己

日剧《凪的新生活》,曾经一度受到众多剧迷的关注,本剧女主人公凪无论生活上还是职场里,总是喜欢处处讨好别人。

在一次重要场合,因工作出现失误,领导发火,同事递给她一个眼神,她立刻主动顶包,说是自己犯的错。

因为不懂得如何拒绝,她经常一个人留下加班,替别人承担未完成的工作。

朋友们一起拍照,唯独把她拍得最丑,她不好意思说出来,还及时去社交圈点赞。

男朋友喜欢直发淑女,她每天很起床花一个小时把爆炸头拉直,将自己改造成淑女。

她就这样,渐渐地在失去自我的路上越走越远。

她以为事事讨好,察言观色,取悦他人,一定会得到大家的喜欢。

直到有天,她无意中听见,让她引以为傲的男朋友竟然跟同事一起吐槽自己生活无趣。

几个关系要好的闺蜜,竟然还有个自己不知道的小群,她们在这个小群里疯狂吐槽凪,说其实不愿和她玩,但是她太好用,还说绝对不要成为像凪一样的人。

现实给了她沉重的一击,让她幡然醒悟,这种处处讨好与迎合换来的不是别人的尊重与认可,而是一种自我伤害。

依靠满足别人的期待而活,把自己的人生托付给别人,是人生最大的自我欺骗。

于是,她决定不再欺骗自己,抛弃一切,去了乡下,寻找新的生活做真实的自己。

乔布斯曾说:“听从自己的声音,做自己想做的事。生活本没有对错,但无论选择怎样的生活方式,都不要忘记,取悦自己,才是人生最好的活法。”

人生最好的活法,莫过于忠于自己的内心为自己而活。

与其取悦别人,不如活出自己。

就如作家伍绮诗曾在《无声告白》中写道:“我们终此一生,就是要摆脱他人的期待,找到真正的自己。”

你若盛开,清风自来

有人问陈果:“自己喜欢自己和别人喜欢自己,哪个更重要?”

她说:“如果两者不能兼顾的情况下,喜欢自己更重要。”

为了生存,我们渐渐学会了看别人的脸色,却弄丢了最初的自己。

漫漫人生路,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随心而活,才是一个人最好的姿态。

不要辜负这来之不易的一生。

就如王尔德先生所说:“爱自己,才是终生浪漫的开始。”


无效社交,不如提升自己

电影《想飞的钢琴少年》讲述了智商超群的少年维特,因智商高而被同学排挤。

为了显得合群,维特带上一对木质翅膀从阳台跳下去,他假装在不幸中摔到了头,成为一个不会弹钢琴的普通人。

他聪明地骗过了父母老师和同学,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和同学们打成一片了。

从那以后,他开始尝试结交各种朋友,为了迎合同学他装作摇滚很好听,装作喜欢和他们一起做游戏。

但他发现他并不快乐。

渐渐地,他放弃了那些所谓的无聊社交,重新敲响了之前拒绝过的女钢琴家的门。

影片最后,维特开始了他的钢琴之旅,经过他日复一日的坚持和努力,最终,他实现了送给爸爸一个公司和给妈妈一场钢琴演奏会的愿望。

如作家张德芬所说:“别为了那些不属于你的观众,去演绎不擅长的人生。”

与其在无效社交中失去自我,不如试着接纳自己,把时间留着用来实现自己的愿望才是王道。


友情提示:
要求先交钱或夸大承诺的,均可能存在诈骗风险,请仔细识别,加强警惕心,以免蒙受损失!
该信息由网友发布,其真实性、准确性和合法性本站对其不提供任何保证,不承担任何责任!